切换到宽版
  • 132阅读
  • 0回复

跟着行家逛书展⑤|战上海还原从“旧上海”到“新上海”的真实一幕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英雅艳
 

西安阳光豪门最低消费

      党史专家、上海交通大学历史系教授刘统在今年的上海书展上特别忙,他撰写的战上海位列“世纪出版集团20本好书”和“上海人民出版社媒体眼中20本好书”榜首,入选“五个一工程”特别奖,如此的“强势出镜”使他既要出席业内的主题论坛,又要在短时间内接触、直面大量的普通读者,职员、学生、军人、教师……大家都对真实的党史故事如饥似渴,这是刘统写作生涯以来第一次遇到的情况,令他始料不及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引用报上原文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写书的人爱书,似乎天经地义,但是刘统坦言,因为自己从事专业研究的关系,平日里看书的时间远不及看档案多。写作战上海的历史资料来源方方面面,从这些第一手资料里,深刻地感受到当年在上海摸索大城市管理经验的艰难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刘统曾看到第三野战军政治部编写的一本城市常识,为大量从未进过大城市的战士进行“城市政策教育”。从生活常识到辨认城市各色人等,写得非常生动,事无巨细。谈到上海学生,城市常识里特别提醒,前几年美军在上海卖了一大批剩余物资,其中好多是军装,美式军装是西式领子,很时髦,学生愿意穿。提醒士兵千万要注意,肩上没肩章、没臂章不是军人,不要把学生误会为军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我看这本小册子,感觉到很善于学习,很善于适应环境。在学习过程中,的干部在逐步地学会怎么管理大上海,他们不但要把民国租界那套管理的方法学来,还要自己创新。”刘统说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反特”部分的资料多来自于上海公安局编的上海公安志,再加上瑞金南路上的上海公安物馆,里面有许多案子的详细记载给他的写作提供了线索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刘统在书中写到一个追捕8年才落网的女特务劳有花的事。劳有花从上海消失,逃到了济南,割断一切与沪上的联系,潜伏8年之后,因为在工作上表现积极,济南工作单位打算发展她入党,劳有花写了入党申请书,需要填履历表,此时她一个疏忽,填上了自己在上海的原单位名称,可能她以为原单位已经解散,不会对她再构成威胁,没想到济南的工作单位相关人员真的风尘仆仆远赴上海外调,劳有花的真面目这才随之暴露出来。“在隐蔽战线上,的经验丰富,无论反间谍反特工作方面都比国民党先进了一大截。在全国解放后,发动每个老百姓来识破国民党的间谍特务,布下了天罗地网,还利用国民党内部的人去反特,使特务无处可逃,其实过程并没有电视剧里那么多浪漫起伏的戏剧性。”刘统说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战上海一书中,还大量引用过去报纸上的公开资料。刘统说,在新中国成立之初,所有的法令、讲话、政策、情况反馈,都开诚布公地发表在报纸上,有时候,前几天说话讲错了,后几天还会改正,一切都在报纸上公之于众,“这就是的自信,赢得了民心。”报纸上的资料找到了,再与地方志的记载作比对,互相佐证,他发现,地方志的记载也一样引用自报纸,所以,在一些重大问题的叙述上,刘统都尽量引用报纸上的原文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妈妈是上海人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刘统的父母是解放前的复旦大学毕业生,妈妈是上海人,家在城隍庙附近的老北门,若没有这些与生俱来的感觉与积累,恐怕翻阅再多的材料也是过眼云烟,很难写出这样一部有分量的著作。作为上世纪80年代进入复旦大学学习的学生,刘统问,你看过电影中国合伙人吗?这就是我们当年大学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电影对于刘统的影响同样体现在写作上。刘统透露,战上海的书名,其实源自1959年的一部同名电影战上海,当时人们熟知的电影明星丁尼、高岩、李舒田、王润身、张良、胡晓光、胡朋、刘季云、唐克、石存玉、言小朋等都在其中担任角色,童年时看过的这部战争电影就此深深地印在了刘统的脑海里,待到投入写作时,“战上海”3个字就自然而然地从心底升腾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趁着一些讲座的间歇,刘统会去逛逛上海书展,历史学家的专业使然,一定侧重于历史类学术类的书籍,“历史就是一门实在的学问,学术著作是专业研究的著作,体现学者的努力和智慧,看这些书对我的写作有直接帮助,即使是学科不同,下笔写作时也会有所启发。至于那些虚构的历史小说,我可来不及看。”(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刘统|历史学家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看书习惯:利用任何碎片化时间看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荐书:历史类学术类的书籍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