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1阅读
  • 0回复

10余家平台扎堆顺风车市场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乌阳舒
 

姹傚寘鍏荤綉

      坐顺风车回家过年的人越来越多 规范运营才能跑得长远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除高铁、飞机、长途车外,这两年春运,乘坐顺风车回家过年也是不少人的选择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专家表示,顺风车是春运的有效补充,但和运送效率相比,安全是第一位的。顺风车平台在做好司机、乘客背景审查的同时,还应做好“事中”“事后”监管,理顺投诉处理机制,确保司乘人员安全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顺风车供需两头热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近几年,顺风车在春运市场中发挥着较为重要的作用。有数据显示,2017年春节期间,有848万人次乘客通过跨城顺风车出行,到2018年春节,这一数字上升至3000万人次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今年春运,各家顺风车平台也提早做了准备。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李金龙说,2020年春运期间,嘀嗒顺风车的合乘需求预计超过6800万次,顺风车作用凸显。哈啰出行则宣布设立8000万元“春运基金”,鼓励更多车主和用户使用顺风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市场需求升温,但对于顺风车的质疑依然存在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记者发现,今年春运,开通跨城业务的几家顺风车平台都在强调安全。哈啰方面表示,在车主审核端口加强了活体人脸识别、司机实名认证等,此外还开通24小时春运安全专线。嘀嗒方面表示,已上线路线偏移预警功能,乘客可自主设定一条路线,如出现路线偏移或异常停留,后台将实时提醒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2019年春运开始,顺风车也面临供不应求的情况。来自山东菏泽、在上海务工的何秀敏说,她在多个顺风车平台发单后十多天,依然没有司机响应。“现在也只能一边等,一边刷高铁票,看能不能捡漏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外,部分顺风车平台模糊了平台责任。一些顺风车平台宣称,“只是提供撮合交易的信息平台”,这导致平台责任边界无法确定。一旦发生事故,对于平台责任的认定依旧是司乘双方争议的焦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以顺风车之名,行网约车之实”等老问题也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。今年1月13日,交通运输部等四部门在约谈滴滴出行、嘀嗒出行两家平台公司时也表示,要严格顺风车安全管理,强化线下服务能力,完善快速响应与应急处理机制,不得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营运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,针对今年疫情防控的特殊情况,各顺风车平台如何配合防控要求,将出台哪些保护乘客防疫安全的规定以消除安全隐患,是一个新问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让顺风车“真顺风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于私人小汽车合乘,相关部门一直持鼓励态度。相关行业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年底,全国各地有17家信息平台公司在400多个城市开展顺风车业务,累计注册车辆1500万台,全年合乘出行约36.4亿人次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如何确保规范运营依然是各方关注的焦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前,部分顺风车平台通过给司机和乘客添加“标签”“印象”,提升乘客和司机的黏性,并将此作为顺风车平台的重要“卖点”,此举引发对个人信息泄漏以及相关安全隐患的担忧。记者看到,目前各家顺风车平台已去除社交功能,禁止合乘双方自主编辑内容评价对方,评价行程满意程度基本都与出行行为相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于非法营运的指责,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认为,顺风车不是“廉价版网约车”,更不应帮助 “黑车”洗白。他表示,顺风车产品逻辑应从“乘客发单,司机接单”改为“司机发单,乘客匹配”,确保顺风车“真顺风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此前,已有上海、东莞、长春等城市将顺风车每天接单次数限定在两到三次,打击借助顺风车平台非法营运的私家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顾大松说,顺风车行业安全标准需要进一步明确。在做好司机、乘客身份调查等“事前”监管的同时,也应不断完善人脸识别、客服投诉、一键报警、信用评价等“事中”“事后”监管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(据新华社上海1月22日电)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来源:甘肃日报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